本站首页 走进日照 影音日照 聚焦日照 史志动态 方  志 年  鉴 旧志整理 志鉴论坛 文献法规 修志知识 历史人物 莒文化 东夷风 民俗风情
 
 
日照市志 岚山志 莒县志
五莲县志 日照经济开发区大事记
 
日照年鉴2013 日照年鉴2012  
日照年鉴2011 日照年鉴2010  
日照年鉴2009 日照年鉴2007  
 
安东卫志  
关 键 字:
搜索类型:
搜索:
 
  1987年9月30日,石臼港停靠利比亚11万吨巨轮“欧罗帕”号。石臼港装卸人员仅用18个小时,就将出口巴西的10.1万吨煤炭装船完毕,比原计划提前4天。
1997年  30~10月1日  中共中央委员、邮电部部长吴基传在省政府副秘书长高占坤等陪同下来日照市调查研究、检查指导工作。市委书记尹忠显,市委副书记、副市长焉荣竹,副市长徐善来等陪同活动。
...
 
 
 
中国·日照
中国日照城市宣传片
优秀旅游城市日照
日照印象
  当前位置:首页 -> 日照史话  
 
柞茧山绸
 
阅读次数:5233    添加人:rzszb     添加时间:2009-01-12 16:18:11
 

(一)

  五莲山区农民祖祖辈辈好在荒山薄岭栽柞树,新栽的柞树或因连年砍伐生长为丛式的人们叫桲椤,相连成片的桲椤人们叫做桲椤场,也就是书上说的柞岚。县志记载,上世纪五十年代,全县柞岚面积有24万亩,到八十年代末则降至5万亩。境内柞树品种95%以上是油柞、尖柞,也叫麻栎,无论在肥沃还是贫瘠的山坡上生长都很繁茂,很适宜于放蚕。另外,有少量的俗称翻白叶子的栓皮栎,还有蒙古柞、白栎等品种,但不宜放蚕。
  柞岚管理较粗放,主要是冬季修剪和各季节的虫害防治。过去柞岚修剪采用“墩柞”和“桩柞”法。“墩柞”是贴地面将当年生枝条全部割掉,来春重新发芽。后来又改进为深冬将老树拐贴地面砸掉,以集中养分,增强树势。我们小时候在寒假里就跟大人们去砸“桲椤拐”,以备“三九”天取暖的烤火柴。“桩柞”是“墩柞”时每墩选留一至三株旺枝,在约一米高处打头定桩,来年桩顶萌发新枝叶放蚕,以后只修剪当年的枝条就行了,一般十至十五年再更新一次树桩。有关部门还借鉴外地经验,推广了“留桩放拐”、“疏枝扶壮”等修剪方法,也颇有成效。柞树虫害多种,过去治虫全靠人工捕捉,自上世纪六十年代以后,即用农药喷杀和人工捕捉相结合的方法。史志记载,清乾隆二年(1737),下芦沟一带栎天社蛾(即俗称红虫子)暴发,柞叶几乎被吃光,蚕农损失惨重。这种害虫主食柞树新枝嫩芽危害秋蚕,每年都有不同程度的发生。另外,危害柞岚的害虫还有刺蛾(俗称刷毛角子、八角子)、蚜虫(俗称蜜虫子)、柞天牛等。柞天牛,人们称其成虫为“戏子”,幼虫为“蛤虫”,“蛤虫”专门钻食树干和根部,柞树受害面达90%,冬季需结合桩柞更新治虫。自柞根中砸出的“蛤虫”,油炸了是一道上好的酒肴,人称“木参”。近年来,很多宾馆作为“山珍”一品入席,由此“蛤虫”也身价倍增,每斤高达二、三百元。
    斯大林曾经说过:“一切以时间、地点、条件为转移。”且不说名言中的“时间”、“地点”也属于“条件”这个常识问题,我多年就佩服这句名言的客观真理性。柞岚因为人们放蚕而将益虫作为害虫来歼灭又是我亲眼所见。或许是因为天性,生活在柞岚里的青蛙、蛤蟆为保护柞叶不受侵害,对柞叶上的害虫包括人们放养的柞蚕照样不留情地灭食,这就与蚕农发生利益上的冲突,那么青蛙、蛤蟆自然在蚕场中被当作害虫捕杀了,你说冤枉不冤枉!还有一件事是我小时候在蚕场亲眼所见:一只长腿蜂子“嗡”的一声飞来,落在一只正在啃食柞叶的柞蚕身上,一眨眼功夫,那蜂子将蚕咬碎吸去部分体液,蜂子飞走了,那柞蚕也随之倒头郎当在柞叶上,还滴答着体液。我当时脑袋里立即浮现出农村的一句歇后语:“蜂子飞到桲椤上——惨(蚕)苦”,真是描述得到位。我觉得人们在蚕场中捕杀青蛙、蛤蟆,长腿蜂子在柞岚中咬吸柞蚕,还有“蛤虫”危害柞岚又成为人的佳肴并为山区农民换钱一样,给人以启示:任何生物包括高级生物角色的转换,皆以客观的生存环境为前提。由此,我又不禁想起《晏子使楚》中晏婴的一段名言:“桔生淮南则为桔,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今民生长于齐不盗,入楚则盗。得无楚之水土使民善盗邪?”25年前,我曾在笔记中记录过同村好友讲过的一件事挺有意思,不妨抄录于下:
    舅舅是个放蚕的。有一天在蚕场碰见一条花蛇吞食一只蛤蟆,一刀龙(螳螂)则全力用前臂猛击蛇头。眼看着刀龙力尽,花蛇也疼极吐出蛤蟆。停了一会儿,蛤蟆苏醒过来,看见眼前有昏死的刀龙,遂将刀龙吞食。舅舅看到此情此景感慨万分,也火从心起,先是摸起一块石头将蛤蟆砸死,后又以石头砸碎蛇头。当场将冤案断清。
    我说,其实此案也不是人能断得清的。一则花蛇、蛤蟆、刀龙都是有益虫蜇,换了地方都应受到理性保护,决不能皆遭此厄运。二则此时此刻人与花蛇、蛤蟆、刀龙间系敌对利益关系,以己之意断敌间恩怨,势必带有倾向性,或乘机行事,大捞一把。正所谓“鹬蚌相争,渔人得利。”三则花蛇、蛤蟆、刀龙虽被人类列为有益虫蜇,却不知珍惜,一味为一己私利而争斗不休,孰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正如《说苑·正谏》所说:“此三者,皆务欲得其前利,而不顾其后之有患也!”

(二)

    人类考古证明,史前的丝绸是在人们为果腹而取食蚕蛹过程中被发现,把蚕茧用水浸泡后抽丝、纺成丝线,最后织成丝绸。人们经过长期的生产实践才摸索出大量获得生丝的办法。这个办法其实很简单,即把野蚕捉来驯化,放养在柞树上就成了。五莲山区放养柞蚕已有悠久历史。过去,人们称柞蚕做的茧,也叫山茧,用柞茧捻丝织成的绸,也叫山绸。据说,远在宋代,农民就有利用农闲放养柞蚕、捻丝织绸的风俗。到清代已颇具规模。清顺治八年(1651),孙廷铨在《山蚕说》中对五莲山区放养柞蚕描述道:“食尽,即枝枝相挨,树树相移,皆人力为之,弥山遍谷,一望蚕丛”。康熙《诸城县志》也称五莲山区的土产山绸“衣被南北,为一方之货”。民间兴起的蚕丝业,引起官府注意。康熙二十九年(1690),分巡青州海防道就日照、诸城等地蚕场,上陈《禁蚕场流弊详文》,受到巡抚部院重视并给予“足见留心地方”的表彰,批示勒石铭记。清末民初,外商涌入,视中国丝绸为奇货,争相购买。由此,五莲山区柞茧业日趋兴旺,栽柞、放蚕、缫丝、织绸技术有了较全面的提高。那时,所产柞茧,大部销往昌邑,故有“昌邑绸,南山丝”之说。1931年山东省实业厅《山东农林报告》说:当时莒县、日照、诸城三县的主要茧丝产区大部在今五莲境内,昌邑绸所需茧丝大部源于此地。
    茧丝畅销,茧价、丝价只增不减,吸引农民竞相植柞放蚕,刺激了蚕茧业的发展。民国十年(1921)前后,是五莲山区蚕茧业的兴旺时期,境内约有纩头1000支左右,茧丝价格较高,每千(粒)茧可卖4块银元,可买小麦500斤;每块柞茧丝2.5斤,价值13.6元,可换两块棉纱共17斤。下芦沟、罗家丰台、刘家槎河等村,都有放蚕发家的。1930年前后,魏家沟村有个叫李龙的,原以扎觅汉为生,后来父子俩致力放蚕,变成了拥有一百亩土地的“李财主”。段家庄地主林正桃,兄弟三人经营蚕丝业,经常雇用20多把剪子放蚕,清末即拥有两座纩坊,两匹专用运丝的骡子。有一次运丝到昌邑柳疃丝庄,庄主故意压价要挟,林正桃当即改卖丝为就地设庄大批购丝,赚了一大笔,使昌邑绸商既怨且服。“九·一八”事变后战乱频仍,纩坊大部关门,茧无人收,蚕农只好把茧撕成挽手捻丝线自织山绸自用。柞蚕业愈来愈不景气。据记载,到1943年,境内只剩12把剪子,年产茧不过3000斤。这年秋天,五莲山区大部解放,抗日民主政府大力恢复柞蚕生产,并于1945年发放专项贷款予以扶持。1948年,胶州专署在五莲县设蚕场一处,以对全县柞茧生产作技术指导。新中国成立后,柞茧业纳入经济建设计划,成为多种经营的重要组成部分。到1957年,全县产茧量就达到了69.7万斤,成为鼎盛时期。此后,受左的影响,柞茧业一度出现倒退和不稳定上升,“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柞茧业进入第三个兴旺发达时期。1979年,全县柞茧总产突破120万斤,创历史记录,跨入全省年产柞茧万担县行列。翌年,柞茧又获大丰收。从1981年起,因大部农副产品相继提价而茧价未提,比较效益偏低,加之县内生产的小纩灰丝外贸销路不畅,导致面上的柞茧生产积极性下降,许多生产队将柞岚改建为果园或松、槐、柞混交林,柞茧产量急转直下。特别是随着家庭承包责任制的推行,柞岚大部随同其他山场承包到户,由于各家各户管理措施的差异、茧丝市场的萎缩等原因,柞茧业昔日的辉煌也一去不复返了。

(三)

    县志记载,清代前中期,五莲山区尚不能缫丝。当时民间的制丝方法是将柞茧煮熟,撕茧取蛹,将茧皮撕成丝团,晾干后用捻线砣或纺车子捻纺成线。一些农户至今还保留着家传的捻线砣,用它处理一些油烂茧和挽手。过去的山绸就是用这种捻丝线织的粗绸。富裕的农户户主能用自捻自织的山绸做条单裤或单褂穿上,往人前一站,非但不显得寒酸,而且是比眼今穿套名牌服装还光鲜的事情。谁家有女出嫁,也务必倾其所有陪送一床自染的大红山绸做面的被子。直到清末,缫丝技术传入五莲山区并逐步普及开来。光绪初年,缫丝多用坐纩机,三人一支纩车,一人手摇,两人拾绪,每天约纩茧500粒。后改为蹬纩,一人脚蹬车、手拾绪,每天约纩茧700粒。1920年,从辽宁丹东引进高纩机,每人每天纩茧800-1000粒,此机一直沿用至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最初,所缫茧丝主要销往昌邑,其次销往烟台、青岛、上海。挽手多经烟台、青岛转销日本。运输由人担、车推、牲口驮。为防匪路劫,送茧丝者经常结成大帮,并雇保镖沿途护送。
    我的家乡竹园村群山环抱,桲椤场面积较大,加之村中大户在周围村庄有山场也多是桲椤场,因此是五莲山区放养柞蚕较早的村庄,同时也是纩丝较早的村庄。老一辈说,红火时候也是远近闻名的,村中成规模的纩坊有好几个,专业放蚕户、缫丝户若干,周围村庄乃至几十、上百里外的柞茧送往这里加工和外销。由此,我们村也曾出过一批又一批茧丝业的行家里手。我所熟知的就有一位,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他与我同在一处公社工作,他从事的是公社供销社采购站的柞茧验级员工作。他的父辈在村中开纩坊发家,所以他家的“成份”有些高。他从小就在纩坊学艺,日积月累就练成了一把好手。我们一起工作过的公社当时柞岚面积、柞茧产量以及纩丝规模都很大,蚕农们最佩服我的这位老乡,说他有绝招,他只要将柞茧抓在手里一掂量一触摸,就可准确地说出其质量等级,从未引起过争议。鉴于竹园村茧丝加工业雄厚的物质技术基础,1951年2月,胶州专署在这里设立了县缫丝厂。以后随着全县柞茧产量的增加和茧丝加工业的发展,县缫丝厂进一步扩建,鼎盛时期职工已达到290人。“三年饥荒”的第一年即1959年,县缫丝厂搬迁至五莲县城。1982年7月,原县缫丝厂转产布匹,改名为县织布二厂。其后,该厂适应改革开放的新形势,发展成为现在的大型企业“华龙纺织集团”。该集团的前身县缫丝厂在竹园村时,不象现在有些企业,占用农民的土地需要进行补偿什么的,那时村里需无条件地服从和服务于企业的运转和发展,恐怕是连企业约请村里负责人吃顿便饭借以疏通关系、求得方方面面支持也是大可不必的。村里老老少少不会给企业添什么麻烦。这里不仅昭示着政府所办企业的神圣不可侵犯,更大程度上是体现着人民群众对国家建设事业的敬重和支持。大概当时这个企业对村里的最大好处是开始吸纳了部分职工,但也在六十年代初职工大量精减下放时给村里增加了安置的负担;其次大概就是企业煮茧缫丝的废碱水和职工生活废水为村里积肥增加些原料了。那时村中老少爷们儿还不具备围绕缫丝厂职工生活搞后勤服务赚钱的脑袋瓜儿。还有的就是村里大人们很多弄了茧丝下脚料用来搓了绳子束腰,这东西作腰带比草绳子或铺衬绺子搓的绳子要强多了。再就是当时村里小孩子们象对邻里自种的瓜果梨枣一样,心心念念地想偷几个纩出的蚕蛹解馋过瘾。那时,缫丝厂纩出来的蚕蛹虽然每斤几分钱,但农户除了逢年过节或有客人买点炸了做肴,平时是无条件吃上这东西的!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受国际国内丝绸市场的影响,近年来,桑茧丝绸取代柞茧丝绸、桑茧缫丝取代柞茧缫丝、桑蚕放养取代柞蚕放养、桑园取代柞岚的连锁反应似乎在所难免。不过几十年功夫,柞茧丝绸业即一蹶不振,风光不再了。以此为生的蚕农们、纩工们、织匠们、丝绸商们绝大部分人只好改行了。只有那极少数痴迷于此业的人,还在此业中惨淡经营、苟延残喘。他们认为祖祖辈辈辛勤建设的柞岚只割作薪柴未免太可惜,还是充分利用起来放蚕才合适。偏偏这柞茧不值钱了,把人逼到两难境地。好在这世界上有一大批喜欢吃柞蛹的人,那么绞茧取蛹卖给他们以饱口福又何尝不可。鲜蛹自茧中绞出,一戳还蠢蠢欲动,每斤可卖五六元甚至七八元,比卖茧还上算。绞破的茧壳也费不了,可以捶成絮做枕头、坐垫、床垫什么的填充物。还有一个更前置的法儿,就是将临近抽丝作茧的老弓蚕当商品出售给宾馆,厨师们将蚕剁了炒辣椒,即成一道蛋白质含量很高、味道鲜美的佳肴。这种物尽其用的新法子,看来也就不辜负蚕农们的良苦用心了。

 

[返回首页]

 
版权所有:中共日照市委党史研究院(日照市地方史志研究院) Copyright 2002-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访问量:7759981
地址:日照市烟台路29号 电话:0633-8786753 鲁ICP备15019293号-1 技术支持:至信科技